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老字号太安堂又陷风波,子公司销售不合格化妆品被罚,受控股股东占资拖累戴帽ST
 [打印]添加时间:2023-03-17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31
   近500历史的太安堂为何走到了捧着金饭碗找饭吃的境地?
 
  日前,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上市药企太安堂旗下子公司上海太安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嘉定店销售的白美人金银花热痱粉的内含相关组成成分不符合《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的规定,被罚款1万元。
 
  而在9月28日,太安堂刚刚戴上了“ST帽子”,股票简称由“太安堂”变为“ST太安”,原因是控股方太安堂集团通过间接划转款项方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至今还有近2.29亿元尚未在规定时间内清偿。
 
  更大的危机是,2021年,太安堂出现业绩大跳水,营收业绩双降,归母净利润亏损达8.03亿元,并且在今年上半年仍未有转机,净利润再度下滑。
 
  外忧内患之下,走到十字路口的太安堂何去何从?《华夏时报》记者联系采访太安堂董秘办,截至发稿,对方电话尚无人接听。
 
  “太安堂当下更为紧迫的问题是挽救下滑的业绩。”医药产业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中药老字号企业虽然拥有秘方、偏方和政策等光环和优势,但是经营战略如果偏离中医药核心价值,不积极“守正创新”,也将无法完成业绩目标。
 
  多次因违规被处罚
 
  经查,上海太安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嘉定店是一家注册在嘉定工业区的公司,持有有效的营业执照。该公司共分4次向上海太安堂医药药材有限公司采购进了9瓶上述白美人金银花热痱粉产品,4次进货的产品都是同一批产品,规格是125g/瓶,生产企业为广州名露药业有限公司。
 
  至案发,上述产品都已销售完毕。案发后,上海太安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嘉定店停止经营上述产品,并实施了相关主动召回措施,召回买家未使用产品。
 
  根据相关法规,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决定对上海太安堂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嘉定店作出如下行政处罚:没收违法所得贰佰贰拾伍元整;罚款壹万元整。
 
  然而,不仅子公司“闯祸”,太安堂的控股股东也来添乱,通过间接划转款项方式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导致公司股票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2022年8月22日,太安堂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根据决定书,控股股东太安堂集团以改造智能生产线、药品采购等名义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累计占用资金3.28亿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资金占用余额为2.51亿元。
 
  对于上述事项,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太安堂集团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要求对占资情况进行全面自查,限期返还占用的资金。此外,广东证监局还决定对太安堂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对董事长兼总经理、代董事会秘书柯少彬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据2022年9月26日最新公告,太安堂控股股东原占用资金总额约为2.51亿元,已偿还金额为2270万元,尚未偿还的金额为2.29亿元。因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清偿,受此影响,自9月27日开市起,太安堂股票停牌一天,9月28日开市起复牌,股票简称由“太安堂”变为“ST太安”,证券代码不变。
 
  除被控股股东违规占用资金外,太安堂还因2021年年度报告“难产”,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8月22日,太安堂收到广东证监局《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广东证监局认为,太安堂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拟对太安堂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55万元罚款,对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代董事会秘书柯少彬和董事兼财务总监余祥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和20万元罚款。
 
  周树认为,在上述违规事件中,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是最大的,有时甚至会导致退市的风险。
 
  业绩连续下滑
 
  “太安堂”的历史可追溯至明代嘉靖年间,由御医柯玉井于隆庆元年(1567年)在潮州创建的中医药圣堂,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中医药世家之一,荣膺“广东老字号”称号。
 
  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07年6月成立,3年后在深交所主板上市,主营业务为药品研发生产及销售、中药材种植加工及销售、医药电商等。
 
  据年报披露,太安堂在中药产品上有众多优质产品,包括乳膏剂、软膏剂、片剂、胶囊剂、丸剂等18个剂型生产线;拥有丰富批准文号资源,独家产品25个,含麒麟丸、祛痹舒肩丸、心宝丸、心灵丸等多个国内独家品种和特色品种。
 
  不过,在延期一个半月后,太安堂在今年6月15日披露的2021年年度报告却令人大跌眼镜。年报显示,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64亿元,同比下降36.79%;归母净利润为-8.03亿元,同比下降幅度为-3714.24%。
 
  对于净利润大幅亏损的原因,太安堂年报中称,报告期净利润亏损主要是公司商誉减值和为剥离重资产产生的亏损。公司在2011年收购宏兴集团和2014年收购康爱多分别商誉发生减值3.15亿元和1.30亿元,其中分配至母公司的商誉减值损失合计4.45亿元。
 
  对于太安堂2021年年报,审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因无法就存货、预付款项与其他应收款的相关认定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认定太安堂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因此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对此,深圳证券交易所在6月20日对太安堂下发了年报问询函。
 
  实际上,财报显示,2019年-2020年,太安堂营收已连续两年下滑,净利润更是连续三年大幅下滑。2019年太安堂实现营收40.13亿元,2020年营收为35.82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1.05%、-10.7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609.39万元、2222.57万元,分别同比下滑64.53%、76.87%。
 
  到了今年上半年,太安堂业绩情况未见好转,公司营收为5.10亿元,同比下降58.87%,归母净利润为-1.13亿元,同比下降121.81%。针对营收净利双降,公司解释称,系因报告期内子公司广东康爱多数字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药品电商零售销售大幅减少所致。
 
  不仅如此,据9月30日太安堂公告,子公司广东康爱多数字健康科技有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系因采购药品款未结清,广东融泰医药有限公司、广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大众药品销售分公司和国药控股广东恒兴有限公司等多家供应商,向广州白云区等地人民法院或仲裁委员会诉讼或仲裁,提出财产保全所致。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已收到关于上述案件的民事裁定书,子公司广东康爱多数字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被冻结资金合计1029.53万元。
 
  由此,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太安堂还要不要走医药电商的路?实际上,太安堂也曾经表露出改变的迹象,尤其是在2014年收购医药电商广东康爱多数字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后,2021年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且完成了工商过户,但在2022年1月29日却公告重大资产出售终止。
 
  除了医药电商和中药业务,太安堂投资涉猎较多,还包括房地产、股权投资等,有投资者近日在互动易平台对太安堂董秘提问时,希望公司剥离一些非核心业务,把中药产品做大做强。对此,太安堂在回复中称,公司未来将聚焦主业,全面剥离非主营业务项目,做大做强生殖等系列产品。